繁體中文  |  簡体中文  |  Português  |  English  
 
|  聯絡我們  
 
1/10/2014  
   
主頁 新聞 藝術教育 活動 展廳 專題 文獻 藝術工作者 藝術社團 藝文特區  
藝文特區
  陶瓷
  中國畫
  繪畫
  設計
  藝術教育
  展覽
  創業產業
  雕塑
  攝影
  書法
  藝術家

主頁 > 藝文特區 > 藝術家 > 大遷徙之“雙城記”——邱啟敬地景裝置事件當代藝術展

刊登日期 : 2008/8/7
文章來源 : 世藝網
作者 :
專題類型 : 展覽, 藝術家


大遷徙之“雙城記”——邱啟敬地景裝置事件當代藝術展

策 展 人: 戴卓群
Curator:Dai Zhuoqun
藝 術 家: 邱啟敬
Artist:Qiu Qijing
主 辦: 北京虹灣藝術館
Organiser:Beijing HongWan Museum
媒 體:《當代藝術》雜誌、當代藝術網
Media: contemporary art magazine、www.artnows.com
協 辦:3+3藝術空間
Co-organiser:3+3 art space
展覽時間: 2008-8-8~~2008-12-15
Duration:2008-8-8~~2008-12-15
開幕時間: 2008-8-16,下午2點
Opening:2008-8-16, 14:00

前言:
那是最美好的時代,那是最糟糕的時代;那是智慧的年頭,那是愚昧的年頭;那是信仰的時期,那是懷疑的時期;那是光明的季節,那是黑暗的季節;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們全都在直奔天堂,我們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簡而言之,那時跟現在非常相象。

晨曦剛剛淹去夜幕,天色微明的宋莊即將準備開始新一天的生活,倏然轟鳴的汽笛呼嘯著打破了黎明前的寧靜,40余噸壽山石裝置在兩輛不堪負重的大型運輸車上,經過一晝夜的疲於奔命,終於順利從上海輾轉到了北京,不是狄更斯經典作品《雙城記》中那輛夜行馬車踏破黑暗的情節,不是那個風雲激蕩時代的倫敦與巴黎,冥冥中卻也有了同樣的況味,夜間黑影瞳瞳,每個人對別的人都是個天生的奧秘和奇跡--此事細想起來確實有些玄妙。那些擠成一片一片的黑洞洞的房屋,每一幢都包含著它自己的秘密,每一幢的每一間也包含著它自己的秘密,兩千多名“石頭”部隊,萬家人間燈火,活人與石人影像重疊。

邱啟敬的“大遷徙”作品,壽山石40噸,鋼架8噸,木料(裝運用)2噸。2000多個大大小小的原石,粗礪、駁雜,依形就材,邱啟敬的壽山石文化“大遷徙”以大隊卡車、驢馬車、拖拉機、板車、自行車及徒步的民工,農村迎親的樂隊,送葬的哀樂,舞獅雜耍,風塵僕僕從壽山村出發,進軍福州,開拔北京,再轉戰上海,如雲煙般滲入大都市文化洪流當中,今後,這個龐大的壽山兵團將繼續它的遷徙之路,正如作者所言:在漫無邊際的“遷徙”中,由遷徙走向遷徙……


被遷徒的人們

邱啟敬

我不能無動於衷於這個世界,但當我無法對這世界作出理性評判之時,我只有借助於雙手實現我雙眼堛滲u實。因為我清楚地看到那堣@群群堅強的人們似候鳥般為了各自的生存奔走於世界的各個角落。在一雙雙空洞的眼神堳o裝滿著沉甸的夢想,我知道城市的上空有著無數的淚汗凝結成雲,卻又恍如冬日堨_方支丫上搖曳著最後一片孤零的葉。
人類歷史的步伐究竟磨破了多少雙老繭的雙腳到達了今日的文明。欲望,是人類最可怕的敵人又是人類文明最頑強的潛動力。城市是一塊無限膨脹的大蛋糕,撩撥著人性最本質的野性與貪婪,同時它又似一塊巨大的磁鐵吸附著人類的所有高尚與罪惡。
在冰冷的柏油路上,飛速般演繹著無數輪回的悲歡。
在蒼白的斑馬線彼岸,他們卻依然固執而渺茫地等待著偶爾放行的綠燈。
在洶湧的歷史急流中,他們再一次的淹沒在四處耀眼的霓紅燈下。


遷徙的漂泊者

張光卿

在福建的雕塑界媢堣s石始終在材質上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而數百年來的福建壽山石刻藝術至今還一直處於民間藝術和民間工藝的狀態之下,並且被幾位所謂的工藝大師牢牢的拽在手中,美其名曰繼承傳統,發揚國粹。事實上,民間工藝的衰落也正是因為排資論輩的老藝人奉行文化阿諛主義而導致壽山石刻不斷的滑向商業化和俗文化。壽山石在其材質上的價值往往是商業的寵兒,工藝上的陳舊和俗套僅僅也只是商業的附屬。壽山石刻傳承了數百年亦成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如何去重新思考民間工藝與現代藝術,若還停留在所謂的傳承與創新食毫無意義的。我們的民間工藝依舊令人崇尚食源於兩個截然不同的藝術反向,現代主義立場上原始力量和稚拙之美的發掘和民間工藝披上傳統的外衣來抵禦現代主義和現代意識的衝擊。然而,真正的生命力只有歸集到前者才有新的生機,而邱啟敬的作品恰恰就在這一個關節點上。

沒有人看到邱啟敬的作品不會感到震撼的,不在於他到底刻了什麼,而是在於他把視角伸向了生活在社會的底層。這是困頓的人群,是還在於被社會拋棄的黑暗的下層,令人難以琢磨的精神世界,他以社會的現實為出發點,以自身的感知為線索走進了一個批判現實的精神領域,迫使我們面對一個尖銳的問題--人的生存狀態。邱啟敬的《大遷徙》系列是站在現代主義立場上,從現實主義的角度去深度挖掘人生存的基本狀態。他的作品從民間工藝的原始力量之中透出了他對形式的敏感,一種稚拙的美。系列作品中的每一件都是處於原始開採的狀態之下進行抽象的敏銳的藝術處理,是對藝術造型的精練概括;困頓的臉神反映出的是生活在現實社會中人的無奈、困惑和沮喪。我們單純的從邱啟敬的《大遷徙》系列作品的形式中去分析,可以發現立體主義和批判現實主義的結合。我們注意到,現實主義的雕塑是後工業時代的反映,其材質的運用往往為創作的觀念提供了廣闊的空間。然而邱啟敬卻選擇了福州盛產的三寶之一的壽山石作為自身表達藝術觀念的一種聲音,將它作為一種精神象徵的寄託以追求藝術自由和自我意識的實現。我們無法給邱啟敬的作品歸納到一個現成的流派,他從自身的經歷出發,並選擇一種富有傳承意味的材質去陳述他自身對現實的關懷和他對現代壽山石藝術的認識和理解的再認識和再創造。要理解邱啟敬自身的風格和語言就必須分析他的藝術也就必須追溯到他的藝術歷程。

邱啟敬的壽山石雕塑創作是有一段自身的歷程,從最早走進福州工藝美校走進了傳統壽山石刻之中去開始根從老藝人的學徒生涯,再走到中央美院接受學院主義,再從學院主義走到今天的批判現實主義。對於他當前的創作狀態我們很難用一個詞來界定,他不僅走出了傳統工藝窠臼,也走出了學院主義。邱啟敬的作品是在不斷的創作中成長起來的,他既不是刻意追求當下主流創作的樣式,也不是一成不變的接受傳統觀念,而是在自身的社會生存的藝術活動中隨著生活狀態的反思和關懷導致藝術的發展。因此他的作品具有強烈的形式感,其中滲透著對民間工藝之中匠氣充斥的一種蔑視和挑戰,這是一種人文精神和文明傳承在形式上的超越。是具有創造性的現代藝術語言來表達現代人的精神世界。邱啟敬的《中國印章系列》等作品給壽山石民間工藝的革新吹響了號角。他的作品使壽山石民間工藝的傳統外衣在現實主義和現代意識的衝擊下變的支離破碎。這是傳統壽山石民間工藝的一次深刻的反思,面對著民間工藝的文化阿諛主義的一度盛行,所謂的工藝大師對自身的文化行為已經無法進行判斷從而依照別人的標準來進行藝術傳作,這些作品關注的主題已經不再是人本身而淪落商業化和俗文化。這就是《大遷徙》系列作品創作的藝術背景。作品注重主題精神,注重裝置和雕塑的邏輯統一。作品本身具有的現代主義雕塑的空間意識恰恰又是對主題精神的構成進行一種生存意識的闡述。這種生存意識是對自我的體驗,是通過現實題材的表現時使這種意識從自我擴大到社會和人生的普遍認識,因此,重要的並不是刻什麼而是整體意義。

事實上,邱啟敬的主題性創作首先就于傳統壽山石工藝有關,但他不是在題材上照搬傳統壽山石刻的觀念,而是從政治波譜的角度去解構傳統的觀念,將最犀利的矛頭指向了代表陳舊觀念固守傳統,冥頑不化的“民間工藝大師”。壽山石文化的法本是被視為正統的印章,“唯章為上”,而這組印鈕從作品角度去看,他將正經端坐的蛟龍化作森森白骨,權利交易,性欲橫流,政權醜態都明確而深刻的揭示主題。《大遷徙》系列作品,不可分割的體態是物化的人與自然人之間衝突,是無奈,迷茫和歸宿的失落。在題材上的選擇是有深層含義的,環境是自然形態不斷的在變化,或紮根留下,或繼續遊走;壽山石材質的“人”是剝離與母體的,是象徵著失去自然環境而鼓勵在工業文明之中的物化,是人的精神困境。2000多個的壽山石從破土到成形,再到一個盤大的數量這本身就給社會的最底層的一種現實關懷,是終極關懷的皈依。

應該說,邱啟敬的《大遷徙》系列作品是在形式上體現了新的構想,是專職與雕塑的邏輯統一。通過這一過程實現從現實關懷到終極關懷的昇華。在這次的展覽中將會有部分的作品面臨不同的歸宿,這是終極關懷下的微弱的呼聲。面臨著社會的不斷進步和變更,人們的生存狀態構成了當下藝術的主題和反映當代藝術的精神觀念,現實的命題經過形式的轉化使形式承載超越視覺的精神意義。


寄給朋友 列印本頁
發表回覆,已有0篇回覆
內容 : 

 
  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文化局  
 
 
關於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權保護政策  
  網站全部圖文系屬澳門藝術網版權所有,非經本網站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感謝您對澳門藝術網的愛戴,目前本網站尚在測試階段,仍有許多不完整的部份,我們正在日夜趕工以便能夠早日提供更完善的服務, 如果您對本網站有任何批評指教的地方,請聯絡我們,謝謝!
 
 
  瀏覽本站建議使用1024X768解析度,IE 5.5 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