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  簡体中文  |  Português  |  English  
 
|  聯絡我們  
 
21/8/2014  
   
主頁 新聞 藝術教育 活動 展廳 專題 文獻 藝術工作者 藝術社團 藝文特區  
藝文特區
  陶瓷
  中國畫
  繪畫
  設計
  藝術教育
  展覽
  創業產業
  雕塑
  攝影
  書法
  藝術家

主頁 > 藝文特區 > 雕塑 > 遲來的輝煌——紀念張充仁誕生100周年

刊登日期 : 2008/1/17
文章來源 : 澳門日報
作者 : 殷立民
專題類型 : 雕塑, 藝術家


遲來的輝煌——紀念張充仁誕生100周年

在法國“國家藝術收藏館”,有三個重要的雕塑珍藏品,三隻不同的手:雕塑大師羅丹的手、名畫家畢加索的手、第三隻是張充仁的手。據法國文化部估計,在法語國家中知道張充仁者,不少於十億人。可中國人知道張充仁者不多。

其實1949年以前上海的文化人都知道張充仁是畫家、雕塑家,就當時的雕塑家來說,中國北方以劉開渠、滑田油最出名,南方以張充仁最有威望。可是從1949年到1981年,這位天主敎徒大藝術家張充仁似乎冷藏起來了,很少有人提到他,默默無聞三十餘年。其間,由於一本名為《藍蓮花》的漫畫書的普遍流傳,張充仁的名字在歐洲家喩戶曉,而當時居住在上海的張充仁卻不知道自己已經是世界大名人。1981年張充仁訪問比利時轟動了歐洲,中國的傳媒才開始重新“發現”張充仁,筆者也就在這個時候湊熱鬧拜訪了張老。

那時張老住在紹興路,筆者供職的“上海畫報社”也在這條路上,一天晩上我直接去他家拜訪。張老身材中等偏矮,頭型較短而圓,說話敍述能力很強,思路清晰有條不紊。

張老對我詳盡的敘說了他與系列連環畫(漫畫)《丁丁歷險記》以及其中的《藍蓮花》的關聯、他與比利時連環畫(漫畫)大師埃爾熱的友誼,還講述了他於1981年重訪比利時的來龍去脈。有關他在1981年重訪比利時的一些情節至今沒有披露過。

留學比利時 結識埃爾熱

張充仁在比利時留學的前後,日本軍國主義者正在一步一步地蠶食中國大地,張充仁登船赴歐的當天,正是1931年9月18日,日本軍隊在中國東北製造了“九一八事變”。日本政府在歐洲為其侵略戰爭詭辯,令張充仁萬分憤怒,他想盡各種辦法揭露日本軍隊在中國的種種暴行。

當時有一位名叫埃爾熱的比利時漫畫家,在歐洲的美術家中已經有相當高的地位。——在中國,尤其是以前的中國,漫畫家地位不高,也許是因為他們畫的“小人書”是給小孩看的,而在歐美,漫畫老少皆宜,人人都看,漫畫家地位當然很高。

這位埃爾熱當時已經發表過不少精彩的作品,其中有《丁丁在蘇聯》、《丁丁在美國》等。1933年他想畫一套《丁丁在中國》,可是他完全不瞭解中國。此時有一位戈賽神父,將張充仁介紹給埃爾熱。

當時的張充仁在藝術方面已經初露鋒芒,獲得多種重要奬項,比利時的《大晩報》和《晩報畫刋》多次發表他的作品,並高度評價。

張充仁與埃爾熱一見如故,他給埃爾熱講述中國的歷史、哲學、文學、詩歌、藝術,眞實的民情,並且揭露日本侵略者在中國的暴行。艾爾熱最著名的連環畫大作《藍蓮花》就這樣誕生了。《藍蓮花》從1934年8月2日在《二十世紀報》上刋載,每星期一個版面,直到1935年10月17日共計發表了52集。

內容眞實地反映了中國情況,特別是在反對日本侵略中國方面,起到了正面的作用。埃爾熱將張充仁也畫進了《藍蓮花》,故事堨[了一個人物——記者丁丁的中國嚮導,而且就取名張。埃爾熱筆下的中國人都長著圓圓的頭,很像張充仁,因為這是他第一個近距離接觸的中國人。從此埃爾熱和張充仁成了莫逆之交。

成為《丁丁歷險記》人物

埃爾熱的《藍蓮花》改變了歐洲人對中國的錯誤觀念。《藍蓮花》使歐洲人重新認識中國。而且因《藍蓮花》揭露了日本對中國的侵略罪行,引起了歐洲人對日本的不滿。因為《藍蓮花》,日本政府向比利時政府提出抗議。埃爾熱受到了政治壓力,但是由於張充仁的鼓勵,埃爾熱堅持眞理,頂住壓力,繼續創作。埃爾熱在《藍蓮花》創作中充分運用了歷史眞實與虛構巧妙結合的技巧,支持中國人的抗日。為此,蔣介石夫人宋美齡曾邀請埃爾熱訪問中國,但因二戰而未能成行。《藍蓮花》是那時埃爾熱所編寫的作品中最重要的一部,也是整套《丁丁歷險記》中最有價値的作品。

張充仁於1934年秋以優異成績從布魯塞爾皇家美術學院畢業,獲雕塑構圖第一名、人體雕塑第一名、獲比皇亞爾培金奬、比利時市政府奬章等諸多榮譽。張充仁一心救國,1935年周遊歐洲諸國後,於年底毅然返回上海,從此與埃爾熱失去聯繫。

埃爾熱用了四十餘年的時日創作《丁丁歷險記》前後二十餘套,成為上個世紀歐洲廣泛流傳的漫畫叢書,其中以《藍蓮花》最出名,被譯成五十多種語言,戰後七十年暢銷不衰。畫中的主角丁丁成了人們心目中和平與正義的象徵。從此埃爾熱被尊稱為比利時漫畫之父。而張充仁作為《藍蓮花》的協作者,又是作品中唯一具體存在的人物,很多歐洲人都知道有個中國人叫張充仁。

上世紀七十年代前後,埃爾熱通過各種管道尋找張充仁,甚至寫信給中國政府,都沒有得到回音。

埃爾熱每星期都要去布魯塞爾的中國飯店吃中國菜,有一次他與龍門飯店的老闆說起了他找不到張充仁之事,當時老闆就表示可以幫他寫一封信到上海去試一下,據說這家飯店的主人也非等閒之輩,是中國著名軍事家蔣百里之女,錢學森夫人蔣英之妹。

他們寫了一封信給上海同濟大學的朋友,很快信就轉到了張充仁手上。此時的張充仁是“散佈西方資本主義毒素”的“牛鬼蛇神”、“反動學術權威”,剛從關押中釋放出來。張充仁不得不將這封海外來信老老實實地交給了領導,當然是不會有任何好的回音的,因為雖然文化大革命已經結束,但是很多極左的概念還根深蒂固留在這些幹部的頭腦中,一個臭知識分子與外國人的勾勾搭搭是不可以接受的。

歷四十年尋找張充仁

時隔兩年,張充仁的名譽和地位逐步地得到恢復,有一次去北京,在一個公開的舞會上,有一位不認識的女士主動與張充仁打招呼,還特地問說,比利時曾經邀請張先生去訪問,怎麼沒有去?張說,我早就將邀請信交了上去,可是至今沒有回音。那位女士當即表示這很容易解決,請張充仁第二天到她的辦公室去一下。結果是不到一個星期,張充仁的出國訪問手續全部辦好。這段故事背後是有複雜的背景,後來才知道其中的來龍去脈。

中國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國際上非常孤立,甚至曾經稱之為同志加兄弟的阿爾巴尼亞和朝鮮都成了對立面。文化大革命結束後,這種局面也不可能即刻改變。當時荷蘭政府向台灣出售了潛艇,北京提出抗議。荷蘭說,比利時也賣武器給台灣的,比利時政府為此發表了一個申明,說比利時政府從來沒有向台灣出售過武器。這個申明將了荷蘭一軍,比利時幫了中國一個大忙。北京很想對比利時表示點好意,終於在檔案中找到了比利時給張充仁的邀請信。

1981年3月19日飛機到達巴黎機場,即刻有人上飛機迎接張充仁,然後轉機去布魯塞爾。飛抵布魯塞爾機場是夜晩時分,接上通道後,張充仁走出機艙,只見迎面一片強烈的白光,又有無數片片點點的閃光,張充仁走進電視台和傳媒的燈光海洋,此時有一個黑影從對面走來,但是燈光太強烈,完全看不清面孔,從身影估計,這是埃爾熱,張充仁走了過去,來人衝過來和張充仁擁抱在一起,此時周圍發出了歡呼聲。歐洲人通過電視直播,看到了這一激動人心的場面。張充仁的電視專訪節目,播出長達四小時。

從這一刻開始,比利時全國進入三個月的中國熱,而且還影響到法國和瑞士等周邊國家,人們歡呼丁丁回家來了,熱情的歐洲讀者將虛構的丁丁和眞實的張兩個角色融為一體。

張充仁在比利時期間受到上自皇室,下至普通居民的普遍歡迎,國王宴請、王后到張充仁下榻的埃爾熱家拜訪;更使張充仁激動的是,他的母校專門舉行大型的歡迎活動,社會名流要員紛紛到場,學校將半個世紀以前張充仁的成績單公開展示。

張充仁成功訪問比利時,對埃爾熱來說,是圓了四十七年的重逢夢。埃爾熱於1983年逝世。而張充仁於1998年10月8日在巴黎逝世。他的祖籍地上海閔行區七寳鎭政府和鄕親為頌揚他的愛國精神、高尙品德和傳奇的一生,於2003年建立了張充仁紀念館,展出張老的雕塑和繪畫作品。紀念館為張充仁遲來的輝煌劃上了句號。

殷立民


寄給朋友 列印本頁
發表回覆,已有0篇回覆
內容 : 

 
  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文化局  
 
 
關於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權保護政策  
  網站全部圖文系屬澳門藝術網版權所有,非經本網站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感謝您對澳門藝術網的愛戴,目前本網站尚在測試階段,仍有許多不完整的部份,我們正在日夜趕工以便能夠早日提供更完善的服務, 如果您對本網站有任何批評指教的地方,請聯絡我們,謝謝!
 
 
  瀏覽本站建議使用1024X768解析度,IE 5.5 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