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  簡体中文  |  Português  |  English  
 
|  聯絡我們  
 
15/9/2014  
   
主頁 新聞 藝術教育 活動 展廳 專題 文獻 藝術工作者 藝術社團 藝文特區  
藝文特區
  陶瓷
  中國畫
  繪畫
  設計
  藝術教育
  展覽
  創業產業
  雕塑
  攝影
  書法
  藝術家

主頁 > 藝文特區 >  > 不應被淡忘的美術史家:傅抱石

刊登日期 : 2012/7/9
文章來源 : 澳門日報
作者 :
專題類型 : 其他


不應被淡忘的美術史家:傅抱石


不應被淡忘的美術史家:傅抱石

傅抱石是二十世紀中國最為傑出的畫家之一,其藝術實踐在中國現代美術史上具有非同凡響的意義。他一生致力於中國畫的傳承、改革與創新,勇於探索,勤於創作,留下了許多精彩的畫作。他的繪畫卓爾拔群,山水畫元氣淋漓,人物畫蒼茫高古,皆境界超邁,詩意盎然。晩年,他結合生活,緊隨時代,大膽革新,賦予中國畫以新境界、新思想、新筆墨、新內容,成為新中國畫的傑出代表,而且更以“思想變了,筆墨不能不變”的重要論述,引領二十世紀中期中國畫的發展潮流。

傅抱石的繪畫一直受人譟。特別是近二十年來,隨著藝術市場的持續高漲和藝術資本的大量投入,傅抱石已成為當代藝術拍賣市場中的翹楚和寵兒,其作品受到鑒藏界競相追逐,同時也令傅抱石的畫名如日中天。

傅抱石曾自述:“我比較富於史的癖嗜,畫史固喜歡讀,與我所學無關的專史也喜歡讀,我對於美術史、畫史的硏究,總不感覺疲倦,也許是這癖的作用。”他一生治史,敏於思考,勤於著述,或u沉於古籍,或考證於文物,析義解疑,以精深的中國美術史論硏究馳譽學術界,成為現代中國美術史學當之無愧的先行人和實踐者。但是由於歷史的原因,絕大多數人對作為一個美術史家的傅抱石逐漸淡忘,他的美術史學似乎也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漸行漸遠。

當然,傅抱石繪畫的成功,精通美術史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硏究美術史是傅抱石繪畫的基石,其學術成就和繪畫成就是相輔相成的。1932年,傅抱石留學日本,回國後任美術史敎授,先後在中央大學、國立藝術專科學校、南京師範學院從事中國美術史的敎學、硏究工作,直到1950年代中期江蘇省國畫院成立擔任院長止。他以謹嚴的態度和睿智的思索,歷經三十五年辛勤勞作,撰寫了數百萬字的著作或論文,舉凡美術史、美術理論、篆刻學、工藝史等,蔚為大觀(見下表)。這些文字從美術史硏究的廣度、深度和力度上衡量,在現代中國美術史學史上皆是不多見的。

這些著作基本以美術史硏究為主,其中也包括了一些美術技法類和歷史人物年譜,由此可見傅抱石著述之勤,鑽硏之深。僅就美術史而言,傅抱石的著述體例有通史、斷代史、美術年表、專門史、個案硏究等,內容十分豐碩,都是二十世紀中國美術史學史上重要的文獻。此外,傅抱石還撰有大量的論文,多集中於葉宗鎬所編《傅抱石美術文集》、《傅抱石美術文集續編》,內容涉及美術史、繪畫理論、金石篆刻、工藝美術、創作經驗等方面,是全面瞭解、硏究傅抱石美術史學思想、美術理論觀念的重要資料,也為認識傅抱石的文化業績、學術思想、精神世界、人格特質等提供了一個揤磞茈面的文本。

這埵藻~時略帶偏激稚嫩的熱情之作,更有作為一個成熟學者的傳世之作,如《石濤上人年譜》、《中國古代山水畫史的硏究》等著作,無不都是深思熟慮、用心考定的結果,具有很高的學術價値。除正式發表的著述文字外,傅抱石還留下了若干以手稿形式存在的未定稿和提綱,如《關於石濤硏究提要》、《古代寺廟建築年表》、《唐宋的繪畫》、《唐山勝景圖稿——金山寺及有關資料》等,生前未能最終整理完成,其中不免細節的疏漏和一些方面的粗疏,這些儘管不是傅抱石自己所理想的硏究成果,但是他硏究範圍、學術思想的有機組成部分,它們與定稿共同組成了傅抱石宏博深厚的學術世界。人們可以從中借鑒其捅Q的學術創見,尤其是感受、把握他全面完整的學術思想和文化理想。

如果仔細考察傅抱石一生的著述,我們不難發現,傅抱石的著述和硏究基本可以1949年為界限,呈現出明顯的階段特徵。1930年代中期,傅抱石利用留學日本的契機,綜合中日美術史學硏究成果,編撰《中國繪畫理論》、《中國美術年表》等,體現了傅抱石美術史學最基本的學識修養。留學歸國後,傅抱石在美術史敎學的同時,開始以科學的硏究方法對中國美術史進行多角度硏究,旁徵博引,解決了古代繪畫史上若干懸而未決的歷史問題,典型例子如“石濤硏究”、“中國早期山水畫史硏究”等,體現了傅抱石美術史學對中國美術最深沉的理性闡述,為後人硏究奠定了紮實的學術基礎。當時,傅抱石“拼命寫文章、搞著譯”,一則以稿費維持生計,二則以學術探索成功之路,其學術方向也從早期的激情寫作轉向考據化的硏究路徑,體現出實事求是的治學精神。他從美術史硏究中找到了精神歸宿。1936-1942年的六年成了傅抱石美術史硏究的豐產期。

1950年後,隨著社會政治的變化,傅抱石基本將工作中心轉向繪畫創作,尤其是調任江蘇省國畫院院長後,或許創作任務比較繁重,或許社會事務十分繁忙,已很少從事純粹的古代美術史專題硏究,著書撰文基本以繪畫本體硏究或美術觀念的闡釋為主,亦如林木所言,“學術個性被迫消失乃至寫作願望的淡化,作為美術史論家的傅抱石也逐漸地為著名畫家傅抱石所取代”,其美術史學硏究呈現出“以論代史”的傾向,以山水畫、人物畫為例闡述現實主義的發展軌跡,撰述《中國的人物畫和山水畫》、《中國的繪畫》(上輯)等,成為1950年代初期極具時代特徵的史論著作。

需要說明的是,傅抱石是二十世紀前期留學海外專門硏修美術史的屈指可數兩人之一,他從日本接受了先進的治學方法,訓練了敏銳的學術洞察力,並以自己豐碩的硏究成果成為二十世紀中國美術史學史上理所當然的奠基人之一,為中國美術史學的現代化做出了重要貢獻。1950年以後,由於社會、政治的變遷,傅抱石嘗試以馬克思主義理論重新檢視、解釋中國美術發展的進程,儘管專門的硏究逐漸減少,但少量的成果反映了其硏究方法和視角的變化,見證了二十世紀中期中國美術史學在意識形態主導下的歷史情境。所以,從二十世紀中國美術史學發展的譜系上講,傅抱石可稱得上是一位在這個世紀中期以豐碩的硏究業績承上啟下而具有相當影響的學者。
 


寄給朋友 列印本頁
發表回覆,已有0篇回覆
內容 : 

 
  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文化局  
 
 
關於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權保護政策  
  網站全部圖文系屬澳門藝術網版權所有,非經本網站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感謝您對澳門藝術網的愛戴,目前本網站尚在測試階段,仍有許多不完整的部份,我們正在日夜趕工以便能夠早日提供更完善的服務, 如果您對本網站有任何批評指教的地方,請聯絡我們,謝謝!
 
 
  瀏覽本站建議使用1024X768解析度,IE 5.5 以上版本